武士对于咱们来说总有那么点神秘,虽然军训之前老师告诫说与教官交往要过度,过分热忱有时会给教官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咱们还是经由过程多种道路了解到陈教官是复旦大学的高才生,他是大二时去当兵的。 我很佩服他能挑选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去闯,去应战自我。他说,他向往绿色兵营的生活;他说,他想和更多五湖四海的伴侣结为兄弟、成为挚友;他说,他能经由过程层层选拔入军队锻炼,是国家人民对自己的信任,是自己的幸运。 我被教官的话激动。他们有钢铁般的意志,他们有不屈不饶的肉体。短短十几天的军训,咱们只能感受军旅生活,不可能达到武士的标准,但咱们应该有他们那种气质和肉体! (七连二排 杨红光)